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转贴:我对信仰的思考  

2011-02-10 18:3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海逸

网址:http://blog.ifeng.com/archive/3087777_201004.html

2011-01-10 16:13:55

归档在 人生感悟 | 浏览 100 次 | 评论 4 条

(一)笑话一则

某女士A是上帝的虔诚的信徒,每天早晨必在家门口高声颂扬主。

她的邻居某先生B则是无神论者,对她的做法大不以为然,时常在A女士赞扬上帝时对她高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但A女士对他不回一词。

某日,B男士突然计上心头:"何不如此如此?"

第二天早晨,A女士出门时,看到门前有一购物袋,里面装满了食物。

于是她很兴奋,大声说:"感谢万能的上帝,为我送来了食物!"

躲在一旁的B男士立即现身,得意地说:"我告诉你没有上帝吧?那购物包是我买来放在那儿的!"

A女士不理会他,却继续对天高喊:"上帝真是万能啊,你甚至让魔鬼掏腰包!"

(二)有神还是无神?

以上虽是笑话,却也揭示了一个现实:有没有上帝,是不能在物质世界中证明的。因为他是存在于人们精神世界的。

人类不同于其他动物的地方是精神世界。人类的精神活动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是宗教信仰。

宗教是人类有组织的精神活动。

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人的生命也是有限的。人们在有限的生命中也常常陷于自己完全无法控制的困境,如天灾人祸等。在这时,人会意识到自身的渺小,而寻求精神力量的支持。神是自然的求助对象。

人们也有为疑难问题困惑不解的时候,这时神也是自然的求助对象。

研究神的学科是神学,神学不同于科学。

宗教的内容之一是对神的崇拜。

我年轻时认为拜神是愚昧,现在则持完全相反的态度。

这并不表明我多么信上帝,而是我知道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人类自有历史以来,信神的人占绝大多数。现在依然是这样。

而且,声称不信的人们常常不知不觉的造出神!

当然,不能说大多数人信就一定是对的,却也无法反过来证实多数人的信仰是错的。

(三)"无信仰"是不是信仰

有人认为"无信仰"本身就是一种信仰,即信仰"无神"。此说固有一定的理由,但总觉得有点不合逻辑。比如说,收藏艺术品是一种嗜好,不收藏也是一种嗜好吗?

我倒是倾向于接受另一种说法,就是"无神"是一种自然状态。当然这样一来又有了一个新问题:难道多数人的状态是不自然的吗?

(四)王道--中华民族独特的信仰体系

我们知道,中国没有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宗教体系。现在占主导地位的恰恰是"无神"。

那么过去的历史又是如何呢?

我们的文明延续了几千年,而我们这个民族历经苦难,经历了多次危机,却以"同化异族"的方式不断壮大。达到这样的结果,不可能没有超凡的精神力量起作用。那么,是什么精神力量在支持我们呢?

我发现,很多人说是"不信神",其实是"什么都信"。或者说,他们是信的"泛神论"。远古传说中的神,后来捧出来的人如孔子、老子、关公等,都是我们拜的神。此外,我们拜祖先,拜天,拜当今皇上,拜高官...... 这样形成了我们独特的崇拜系统,也可以说这是一个独特的宗教系统。

在困难的时期,我们有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有着对"真命天子"的期望。这种期望支持着整个民族熬过苦难。

阿Q精神?不错。可是,只要我们信仰真的宗教,就会发现阿Q精神并非中华民族独有。或者说,支持着人们熬过苦难的正是各种形式的阿Q精神。

这个系统并非没有优点,否则很难解释我们民族不断壮大的事实。那么优点在哪里?

笔者愚见,此系统的优点在于它的包容性。

与真正的宗教相比,我们没有一个主神。这样的系统当然是一个很松散的系统,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算不上宗教。但正是这种松散的"非宗教"系统造成了它对外来宗教的包容,而不象其它宗教对"异教"的疯狂排斥。

正是这种包容性,带来了我们独特的"王道征服",而不同于其它的帝国的"霸道征服"。当其武力随时间而削弱的时候,古老的帝国就毫无例外的一个个消亡了。只有今天的以基督教精神为基础的美国形成了类似于古代中国的"王道征服"。

请注意,在历代,我们的理论和实践都没有以屠灭种族的方式开拓生存空间:我们对待"野蛮人"(夷人)的方式是让他们"服王化"。这种方式实际上是使其他民族逐渐放弃在马上的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而接受我们的皇权封建体制下的法制系统。这颇像今天美国到处推广"美国生活方式"的行为。

在农业社会,我们的人文思想率先实现了"王道",这优越的人文环境使我们在各方面领先于世界。

随着以往征服者逐渐对我们价值观的认同,也就是完成了同化过程,我们的自信心就不断增长,以致到了一种盲目自大的地步。

如果没有工业革命,我们将会一直领先。可以说,中国体系是农业社会的最高级状态。

(五)松散体系的没落

这个松散的信仰系统的缺点是:没有超自然的主神的制约,于是皇权就是一切权力的代表。这样就形成了中国个人崇拜与权力崇拜的最显著的后果。当人们崇拜(或被迫崇拜)的强人无法抵抗自然规律而死亡时,信仰的危机就不可避免会出现。野心家们觊觎这个最高而不受制约的权位的行为就永远不会停止。

从宗教方面来说,自从"独尊儒术"后,儒家思想上升成了教条,儒教就出现了;同时道家也形成了道教;佛教又适时传入。这三种教义互相交融,有效地填补了中国在此方面的缺乏状况。值得一提的是,这三教都不质疑皇权,即是依然没有凌驾于皇权之上的主神。这一点与严格意义上的宗教不同,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三教才在我们的传统集权体制下自然而然地被接受,从而产生了中国独有的政教合一的体系。

这个体系存在了近两千年。既然已达最高级状态,自然没有可能再进步,直到世界格局发生变化。

我们从十九世纪开始受到一个全新的敌人的冲击。这是一个工业化了的、"船坚炮利"的敌人。这一点在吃过几次亏后,我们很快认识到了。

但我们很难认识到另一个现实:这个敌人的人文环境也超越了我们。

经历了文艺复兴,这个敌人已经走出了中世纪的黑暗,成了一个拥有成熟的哲学、宗教、科学和民主观念为人文背景的敌人。也就是说,在任何方面,这个敌人都比我们先进。可惜的是,我们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吃大亏后才慢慢认识到这一点,却遮遮掩掩不愿承认。更可悲的是,只要稍有成就,我们就飘飘然起来,以为我们又再度领先了。

(六)宽容--王道形成的基础

今天的民主制度是建立在对人权确认的基础之上的,人的基本权利有信仰自由。这样,各种信仰就应该互相包容。固然,说比做容易,但从自己开始努力总是可以做到的。

人人平等的理念的建立,使我们必须彻底摒弃皇权至上的传统思维方式。与此同时彻底摒弃以暴力攫取这个权力的思维与行为方式。

当我们看到人们顶礼膜拜时,当我们看到人们山呼万岁时,我们心里常有种种感受:鄙夷、怜悯、痛恨......,如此等等。但对信徒自己来说,他的信仰是件严肃的事情。他的信仰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而不应该被嘲笑和打压。

当然人有被胁迫而装模作样的,但这种人却不能被称为"信徒"。而某种教到了武力胁迫他人的时候,就有了邪气了。不幸的是,这种事连"正教"也难以避免。

人类从野蛮到文明,是一个不断进步的过程。今天对人权的认知,进而到立法保护,也同样是一种进步。

如何对待他人的信仰?我的回答是宽容。

体制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实现;而且只要人文环境不根本改变,就是换上别的制度也不可能解决主要问题。

人文环境的改变需要大家学会宽容。

这种宽容不是居高临下的悲天悯人,而是与他人在同等地位的,不以年龄、职业、性别、种族等区分高下的宽容;这种宽容不是无原则的和稀泥,而是在消除了对"异端"的恐惧后的一种不可征服的精神力量。

在看到我们的文明中满眼糟粕的时候,我们不禁会问:"精华在哪里?"我现在认识到,是这种宽容,形成了一种大海包容百川的气魄,这就是"王道"的基础。

(六)应拜真神,不应拜常人

个人崇拜固然应该受到宽容,但我们应该知道那是一个落后的观念,而这种观念曾经给民族带来灾难;如果再以其治国,仍将带来更大灾难。所幸的是,几代领导人都已经不再提倡这种观念。

中华民族的文明史源远流长,出现了众多的杰出人物:管仲、孔子、老子、孙子、司马迁、苏武、嬴政、李世民、苏轼、郑和,等等,等等。不把他们送上神坛,丝毫无损于他们的伟大。以正常的方式认识他们的思想和成就,才能真正继承与发扬我们的文化传承。

至于人们精神上需要崇拜,不妨试着接受一下耶稣、安拉或佛祖,当然太上老君、孔夫子也无不可。重要的是,不以行政权力对任何一个正常的宗教信仰做无情的打压;或以多数的信仰来打压少数。这才是真正信仰自由的体现。

崇拜帝王,我个人是无法接受。但你一定要去做,我仍然主张宽容。

重新找回我们的宽容精神,才是民族复兴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