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转贴:从血酬定律“匪帮理论”,看垄断是剥削的根源  

2011-01-31 23:3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熊剑

网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3240412.html

2011-01-23 14:54:48

归档在 读书看世界 | 浏览 766 次 | 评论 8 条

国内学者吴思在2003年出版的《血酬定律》一书中,提出过一套“血酬史观”:土匪(强盗)发现掠夺过度会导致收入下降,如果改用保护掠夺对象,向其征收一定的税费,反而能使自己的收入更稳定、更有保证,于是土匪放弃掠夺,建立起征收税费的制度和法规,这样土匪的身份也就相应地变成了统治者,所收的保护费也变成了公共税收,它减去公共开支的剩余,就成为被统治者侵吞的“法酬”。“法酬”在理论上是土匪流血拼命换取的酬报———“血酬”的转化形式。这个规律,叫做“血酬定律”。

而早在20年前,美国学者曼瑟尔·奥尔森就提出他的“匪帮理论”,即匪徒(强盗)为了利益的稳定化和长期化,改变劫掠策略,变无度掠夺为有限制掠夺,提供一定量的秩序和公共物品,于是从“流窜匪帮”转变成“常驻匪帮”。

吴思“血酬定律”与奥尔森“匪帮理论”异曲同工,英雄所见略同。然而,他们在近二十年中通过研究发现的理论,百年前的越南老百姓,就已经通过现实生活得出类似的结论了。

这就是一百年前,越南流行的格言:“黑夜巧取是强盗,白天豪夺乃官家。”

这个格言蕴含的意思是,强盗与官家并无实质区别,官家甚至比强盗更恶劣,因为强盗要在黑夜里偷偷摸摸,官家却可以大白天公开行动;强盗的行为是非法的,官家的行动却是合法的;官家是合法的强盗,比非法的强盗更可怕。

格言常常是民间智慧的体现。这个格言体现的智慧让人惊讶:其简洁有力,超过了学者们繁琐复杂的论证;其认识,比学者们早了一百年。

那么,越南人到底遭遇了什么,使得他们有如此深刻的感悟,产生让百年后思想界还认为因其创造性、启发性,而觉得了不起的思想呢?

百年前的越南,正处在法国的殖民统治之下。传统的越南宫廷,让位于殖民政府。“一个拥有远比其所取代的传统政权发达的行政能力和官僚势力范围的殖民地政权,为了一个不断增长的行政系统的财政需要,而向农业经济榨取税款。”在1888年—1896年间,在册村民的人头税从14生丁增加到40生丁;对非在册的人头税从零增加到40生丁;稻田税增加了50%;间接税翻了一番。

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法国殖民政府还对米酒、食盐等基本生活消费品,实行严厉、苛刻的国家垄断,直接控制生产与消费,以榨取民财。米酒在越南是基本生活消费品,除了饮用,还用于社交、礼仪、庆祝场合,大多数家庭或是自酿,或向邻近专门酿酒村民购买。然而,法国殖民政府对之实行生产、销售许可证制度,导致酒价不断飙升,1906年,一升酒的价格即从5到6生丁涨到29生丁。

食盐也是生活必需品,在越南的炎热气候条件下,不仅对补充每天的正常损耗是必要的,还是干鱼保藏和发酵辛辣调味品(越南称之为nuoc-mam)的必备材料,但殖民政府也对之实行生产、销售许可证制,结果食盐价格从1892年到1907年间几乎增加了5倍。盐是在当地生产的,但当地人却买不起盐,于是不得不把鱼扔回海里,或任其腐烂。

“没有一种税,法国殖民者是不增加的”。在殖民政府重税盘剥之下,越南人越来越感到所谓的政府其实比强盗更不如。“汇寄税款截止日期的前一周,有时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恐怖时期。个人物品被抢走并被当场拍卖,抗拒者遭到殴打,而其他人则被投入监狱,直至其家人前来纳税。高官显贵没有任何道理的盘剥,在大众文化中留下了大量痛苦的情绪”。“黑夜巧取是强盗,白天豪夺乃官家”的格言,便是对残酷生存体验的经验总结。

关于国家的起源问题,学界主要有两种思想:一是契约论,即社会成员预见到国家所带来的收益而共同达成契约来建立国家;一是掠夺论,认为垄断暴力的国家是“一个阶级掠夺另一个阶级的工具”。

这两种思想各有其说服力,但又都有解释不了的地方。如果说国家既是契约的产物,同时又有掠夺的潜能,也许更符合历史的实际。所以关键的问题是,怎么样让国家按其与人民签订的契约运行,将其掠夺的潜能压制下去。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其实就是在探寻这样的方案。

关于这一点,笔者不由想到炎黄春秋外稿发表的一篇康新贵的文章,题目为,垄断是剥削的根源。如下:

一、二种剥削——基于占有生产资料和基于占有统治权力的剥削

剥削的本质是人类主体之间(人与人之间、集团与集团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交往过程中的不等价性。表现为对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剩余价值的不平等的占有。马克思认为劳动是创造创价值的唯一源泉,任何价值增量都由劳动创造,都来源于“活”的劳动,生产资料的投入者并没有付出劳动,却得到了剩余价值,是一种凭借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或垄断,无偿占有那些没有或者缺少生产资料的人或集团的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是剥削。生产资料是指人们从事物质生产所必需的一切物质条件,包括土地、机器设备、厂房、燃料、原材料等等。

需要强调的是,剥削的本质是不同主体之间交换的不平等性,表现形式之一是因占有生产资料而剥削他人的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因此,马克思设想在公有制社会里,生产资料归全体人民共同所有,可以消灭产生剥削的基础从而消灭剥削,遗憾的是马克思生前未能看到公有制建立后的实际运行状况,没有能够对公有制社会里是否也可能产生剥削进行分析说明。理想与现实总有一定的差距,公有制建立后,全体社会成员不可能自己直接行使管理生产资料和其他社会财富的权力,只能依靠政府——代理人进行管理,当代理人异化的时候,并不能平等的分配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这些代理人便无偿占有了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尽管他们没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从剥削的本质上讲,这种不平等的无偿占有当然属于剥削行为,是一种基于垄断占有国家统治权而产生的剥削。当前苏联人民上街高呼“要苏联不要苏共”时,苏共作为统治者已不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尽管他们打着人民政府的旗号,但实质上已异化为人民的对立面。如此,统治集团基于掌握国家权力,进而直接控制生产资料,并控制了对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的分配权,不平等的分配了社会积累的财富。当官僚们腐败横行、大肆挥霍、瓜分国有资产时,基于统治权的剥削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新中国建立后,当张子善、刘青山们贪污腐败时,当成克杰利用手中的权力换取贿赂时,当国有企业的老总每天消费四万元时,当国有企业老总为自己花费3500万元购买保险以便在退休时每月领取9万元退休金时,当一个地方政府建造“白宫”时,当官僚们大肆公款吃喝、公款旅游时,当官僚们用公款购置豪车时,……,当然是对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的无偿占有,也当然的属于剥削。

二、垄断是剥削产生的根源

剥削的本质是不平等的交易,表现形式是无偿占有剩余劳动和剩与产品。垄断是造成无偿占有的直接原因。

经济学中,一般将利润分为正常利润和超额利润。正常利润包括企业主自有资本的利息、使用自有土地的地租、自己直接管理企业的薪金等。超额利润分为创新利润、风险利润、垄断利润等。

超额利润=产品售价-经济成本

经济成本=生产成本+正常利润

超额利润=创新利润+风险利润+商誉利润+垄断利润

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认为,创新利润包括开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采用新的生产方法、新的原料来源、新的企业组织形式。创新是社会进步的动力,这种超额利润是对创新者的鼓励,社会应当承认创新行为并予以肯定;风险是指某项事业失败的可能性,承担失败风险理应得到补偿,这是一种合理的补偿,也不属于无偿占有他人的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商誉创造的利润,是对其具有良好名声、品质等的奖励;垄断利润,从形式上分为卖方垄断和买方垄断,前者是指对某种产品的出售权的垄断,后者是指对某种产品或生产要素的购买权的垄断。垄断产生的利润,是一种基于独占、排斥竞争、控制他人行为而产生的利润,是一种不平等的交易,是基于独占控制交易权力产生的利润,是无偿占有,属于剥削。前者是对外(本企业外)剥削,后者可行成对内、对外二种剥削。典型如对劳动力价格即工资的确定,一方凭借直接占有生产资料或拥有统治权力而单方面规定了工资水平,从表面上看员工有选择的权利,“自愿”的接受了工资条件,但实质上这种“自愿”是被迫的无奈之举,是不平等的交易。当法国的职员上街游行、罢工时,当法国工会代表员工进行讨价还价时,或多或少的减轻了垄断的作用,增加了一些平等交易的内涵,也就减轻了剥削的程度;当瑞典在社民党执政下,在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中,当工资所得与资本所得的比例为3比1甚至是4比1时,不平等交易被降低到了当代能够现实达到的最低程度.

剥削的根源来自于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所有,所有权的四项权能:占有、使用、收益、处分,在公有制社会里由掌握国家权力的集团代为行使,所谓全民所有仅仅是一个理论上的设想。当权力集团背离人民的利益而异化的时候,统治集团行使生产资料的上述四项权能时,形成了“垄断政治集团集体私有制”,所谓公有制,由人民大众当家做主,共享社会全部财富的梦想就破灭了。实践表明,依靠公有制消除不平等交易,铲除无偿占有,消灭剥削,只不过是水中捞月,—个美丽的幻觉。当金家父子三代世袭垄断国家统治权时,如何保证他们能够代表人民的利益,并且不会无偿占有人民大众创造的剩余价值?当一个政府需要采用强力才能维持统治时,如何保证社会财富的公平分配?

如此,剥削的根源有二种,一种是直接基于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所有而产生垄断利润,一种是基于垄断掌握国家统治权进而垄断控制生产资料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尤其是收益和处分权。二者均同样产生不平等的利润分配,产生垄断利润,产生剥削。遗憾的是当代人没有第三种选择,私有制、公有制均可产生剥削,重要的在于如何现实的、实际的减轻剥削。

三、减轻剥削的唯一有效方式是扩大民主阻止垄断   

垄断,泛指把持和独占,意味着排除、限制竞争,意味着控制、支配他人的行为。政治权力垄断比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更加直接而全面的控制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政治权力垄断把国家政治统治权与经济财产权和二为一,甚至将社会舆论也一并控制,形成政治、经济、文化的三位一体的全面垄断。相对而言,基于对生产资料的所有对社会生活的全面控制要间接和松散的多,在当代普选的浪潮下,这种间接控制受到各种力量有力的冲击和反对抗衡。典型的如法国工会组织的罢工、游行抗议示威,是对总统行政权力对财富分配权力的有力抗衡。

剥削的本质是不平等交易,是无偿占有;而垄断是产生不平等交易和无偿占有的根本原因,剥削的根源是垄断利润,完全消除垄断利润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限制垄断集团的权力扩张、阻止垄断利润的无限制增长,是现实可行的,而民主,是反对垄断的有效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