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转贴]中国诺奖,疯子都做不到,傻子就更做不到  

2010-10-16 11:1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熊剑

网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3240412.html

2010-10-07 17:48:24

归档在 析社会现象 | 浏览 811 次 | 评论 5 条

读张先生中国人应集体抵制诺贝尔文学奖,文章说,“一到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中国人就集体痛经,中国作家开始呓语连连,不由纳了闷了,诺贝尔文学奖真有那么值得关注吗?(此处删1000多字)鉴于是,郑重呼吁每个中国人捐出一元钱设立屈原文学奖或者孔子文学奖,我们不但要奖金额是全世界最高,而且还要跳出诺贝尔文学院评奖委员会狭隘的一国范畴,聘请世界各国最优秀的作家和学者作为评委,到那时,让狗日的诺奖在那一角落里伤风地失落去吧!”

的确,张先生是指出了一些中国人的问题,但也制造了一些关于中国人的混乱。比如,痛经一词。我以为,我们中国人,脑子原本就有些不好,每当举国庆生之日,正是诺奖揭晓之时。而每当诺奖揭晓之时,我们的脑子就要疯上一回。

一种疯法是问一些傻问题。比如,何时中国人才能获得诺奖呀?可见是傻到家了?查查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再查查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不是发给了中国人了吗?

二种疯法,就是不承认曾经有中国人获过诺奖了,这真疯的离奇。谁将那块区域分离出中国了?敏感词声明放弃中国国籍了?高行健写的不是中文?

三种疯法,是认亲戚,把那些获了诺奖的华裔,挖祖坟扯八辈子亲戚,也要说是某某中国人的族侄儿,好装装门面。果真是傻呀,自家的孩子不认,要认别人家的孩子去。

四种疯法,就是说诺奖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也搞一个五毛奖,每年发一次,只发中国人,对抗诺奖。我们果然是有能力获奖的,三聚青胺可以获化学奖,俯卧撑喝水死等可以获得物理学奖,肖氏反身锤可以获得医学奖,“纵做鬼也幸福”的王兆山可以获得文学奖,安元鼎保安公司董事长可以获得和平奖。

五种疯法,就是认为诺奖与中国在对抗了。好像全世界人都是傻,因为他们全和中国人过不去,他们评诺奖,评的不公正,是有意识形态在作怪的,是故意与中国为敌。如果我们是正常的,不是傻,那一定是这些国际学术机构全是傻,要不然怎么全都与我们作对呢?比如,说瑞典学院傻,故意与自己为敌的,还有前苏联。故事是这样的:

2009年,《瑞典日报》记者查阅了瑞典学院评选前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获诺奖档案。瑞典人不如中国人灵活,有点死脑筋,所以他们规定所有诺奖评选档案要保密50年,就得等到50年以后,才能解密。如果是我们中国人,怕是5天就可以解密了,“需要”大于天嘛。去年不是有一个大嘴巴台湾作家说,自己获得了猴年的诺奖文学奖提名么?不知道他是胡说,还是瑞典学院对他网开一面了。这扯得远了,单说这帕氏解密档案的事。1946年,帕氏首获提名,提名人是英国皇家学院院士鲍拉,主要理由是鲍拉认为帕氏诗歌表现出了语言的纯净,提名信没有任何政治方面的理由。1947年瑞典学院委托瑞典的斯拉夫语专家卡尔格仁专门写了帕氏文学创作调查报告,没想到这位老兄在报告中不但没有提出正面意见,反面意见倒是有些,说帕氏“写的很多而(在苏联)读者甚少,能够读懂他的人更是屈指可数”。此言一出,后来有关帕氏提名和讨论就一直比较低调了,直到1957年瑞典学院院士哈瑞.马丁松推荐他,使他进入了最后投票的四人名单中。但是,又有一鬼当道,当时的诺奖常务秘书厄斯特林持反对态度,帕氏遂落选。奇怪的是,一年之后,这位老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原因是他这年读了《日瓦格医生》的意大利文版,赞赏不已,于是他游说多位院士投帕氏的票,并取得成功。档案显示,整个评选过程的戏剧性变化,都是文学作品的考量,其实没有掺杂任何意识形态的因素。实际上,当时的候选人还有苏共中央委员《静静的顿河》作者肖洛霍夫,提名人也是马丁松。然而,那年结果公布以后,很多人却断言瑞典学院的选择是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是为了表现对抗苏联的政治姿态,包括前苏联当局更是这种看法,因此作出激烈反应,禁止帕氏前去瑞典领奖,甚至用报复手段取消了马丁松参加列宁文学奖的评选(马为该奖评委之一),瑞典政府内也有人批评瑞典学院危及瑞典和苏联的外交关系。五十年后,当我们看到历史真相,不能不对当时人们的政治解读感到可笑。(此据万之《诺贝尔奖传奇.自序》)

当然,这所谓解密诺奖档案,也当真好玩。可以看出瑞典学院不受政府(包括本国政府和外国政府)干涉的风骨。我不管你们政治需要什么,我只管评出我认为的优秀作品。这种学术自由的傻劲,在所谓中华民国时期,也曾经有过不止一回。这里单说一件小事:

1940年3月蔡元培去世,空出中央研究院院长的位置。按中央研究院章程,院长的产生实行“提名制”,即由该院评议会通过评议员投票方式,选出3位候选人上呈国民政府。由国民政府主席从三位被提名的候选人中,圈定一人。中央研究院3月中旬召集评议员赴重庆开会,以选举院长候补人。正式会议前,评议会秘书翁文灏,与先到重庆的评议员朱家骅、王世杰、傅斯年、周仁、竺可桢、汪敬熙、李四光等,就院长候补人问题进行了非正式沟通,征询意见。时任中国驻美大使的胡适,似乎是中研院院长最热门的人选。傅斯年致胡适的信中说:“我辈友人以为蔡先生之继承者,当然是我公,又以为从学院之身分上说,举先生最适宜,无非表示学界之正气、理想、不屈等义。”陈寅恪声明,重庆之行只为投胡适一票。但是,翁文灏3月16日接到一封陈布雷给他的信(领导的条子来了),说蒋委员长“盼以顾孟余为中研院院长”。翁文灏次日与傅斯年等会面时,原样转达了陈布雷信中的意思。不料一石激起千层浪,傅斯年对此“颇表愤慨”,认为这种事先指定的做法“于(中央研究院组织)法不符”。汪敬熙、李四光也“主张应有Academic free spirit(学术自由精神)”。3月20日,更多评议员到渝,聚在中研院,酝酿院长候补人选,议论所及,主要有胡适、翁文灏、朱家骅、王世杰、马君武及顾孟余六人。次日,评议员们进行了一次民意测验性的非正式投票,翁文灏得23票,胡适得22票,朱家骅得19票。3月22日正式选举。以无记名方式投票,结果翁文灏与朱家骅各24票,胡适20票,李四光6票,王世杰4票,顾孟余1票。按规定,评议会将得票最多的前三人具名呈报国民政府。最后结果,胡适任临时院长,蒋委员长写条子的顾孟余只得1票落选了。政府的干涉,领导的条子,不被学人所重,反而起了反作用。

但是,偏偏有些政府,认为自己什么都是专家,什么都喜欢干涉一下。这情况在目下中国,当然是管用的,但如果去干涉诺奖的评选,怕是要吃钉子了。这不,据传某中国人得国际著名异见人士哈维尔提名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就有我们的外交人员去声明,说如果中国异见人士获奖,将会影响中国和挪威的关系。没想到,诺奖研究院院长龙德斯塔德老兄就一点不买账,去BBC、WSJ等满世界嚷嚷说诺奖委员会是独立机构,不会屈从压力云云。

最后,仍援引一件小事作结并做为析这种社会现象述评。据说,在所有获过诺奖的人士参加的诺奖颁奖90周年纪念活动上,瑞典国王和公主出场时,在场的人全部起立致敬,唯有曾经获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约瑟夫.布罗斯基及其夫人稳坐如泰山,没有站起来,那两个位置就显得格外扎眼。布罗斯基在《诗人和散文》中写道:“平等的观念和艺术的天性是不相符合的......”,诗歌是高贵的,诗人其实就应该是不一般的人。布罗斯基确实是有等级观念的,是把人分为等级的,但那是精神的等级,而不是王公贵族和平民百姓的世俗等级,在那里,诗人是最高贵的,国王不值一提!

由此,即使我们设立为国王而死的屈原奖与被皇帝封为万世师表的孔子奖,也不表示其比国王高贵?况,在中国捐款也要指定......加上中国千古不变的制度特色,别说凡人,就是仙怪也需政府认可的文化传统......即,孙悟空跑不出如来佛掌?于是,在东方除了搞人,还能干什么?好在这方面中国人虽说天份不高,但总算还有。今年也有收获,在搞笑诺奖中挤了一个位子,据报,是按西方搞事不搞人标准,体现“先进、性教育”的。还据说,这还是增加疯掉中国人的主因。

同时,经笔者查询,中国已有屈原奖与孔子奖。前者是中国旨在发现和鼓励优秀的青年诗人(年龄45周岁以下)而设,后者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根据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为成年人和失学儿童开设文化课设立的“扫盲奖”(Literacy Prize),后经中国赞助改为“孔子奖”(Confucius Prizes for Literacy)......据介绍,这还是“首次以中国人名字命名的国际最高级别的奖项。”

也鉴于此,笔者以为,中国是一个疯子领导傻子的国度。有什么样的疯子就有什么样的傻子。反过来也行。即,有什么样的傻子就有什么样的疯子?这一点,你还别说,诺奖获得者泰戈尔就是比我们清醒!你知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吗?若不知,我就说对了。若知,我更说对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