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转贴:“沉默”100天后郭德纲开讲  

2010-11-05 11:3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留言:前段日子反三俗,相声演员郭德纲成了靶子,一时间万炮齐轰郭德纲,其作品全面封杀,闹得沸沸扬扬。现在好象平静下来了,郭德纲怎么样了,请听听他说些什么。

作者:林楚方的博客 刀里藏笑

网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8396020.html

2010-11-01 15:54:24

归档在 我的采访 | 浏览 1207 次 | 评论 4 条

时间:10月下

地点:三里屯德云社

 “我也懂政治”

林楚方(以下简称“林”):终于见到你了,看你活得还挺好(笑)

郭德纲(以下简称“郭”):(大笑),来吧,咱们聊着吧,好久没有(接受)采访了,从上次以后(“徒弟打人”事件),什么采访都没接受过。

林:我是非著名记者,现在采访非著名相声演员(笑)。

郭:咱俩算碰到一块了。

林:见到你我很欣慰(笑)。

郭:(笑)还没少听相声。

林:你的相声我听得不多,基本上都听了吧(笑)。

郭:都听了?那可不少了?

林:有一段时间失眠,怎么办?要么上新浪播客搜你的相声,要么听台湾的政论节目,通常说的立法院打架那种,还别说,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郭:听我的相声,然后看打架(笑)?

林:恩, “低俗的政治”和“低俗的艺术”,都挺让人喜欢的(笑)。

郭:我们这是通俗(笑)。

林:那开聊吧,如果你觉得哪不方便谈,问到了你就说“停”,然后找愿意谈的,如何?

郭:没什么不方便。

林:比如“徒弟打人事件”之后,你当时在相声里公开批评对方,后来再没声音了,那段时间怎么过来的?

郭:就这个事来说,实在没什么太值得说的,我是这么认为,人分三种:一种是明白人,我不解释也不说什么他就明白;一种是糊涂人,你怎么说他也不明白,那我也不必说;还有一种是特别明白但很愿意揣着糊涂跟你说话,那何必跟他较劲?天下人太多了,我挨个解释,还干点别的不干?就得了!

林:那个事儿里面的是非我不好评价,但有人说你不太懂政治,你觉得呢?

郭:根就在这儿,做艺术的人太感性,但我也不是不懂,只不过每个人活法不一样,另外我觉得,你要让我唱唱戏说说书来段相声,我挺愿意的,但你让我走别的脑子,我不愿意,不是不会也不是不能,我要做的话会做得特别好。

林:实际上你也懂政治?(笑)

郭:我说了这么多年评书,做编剧都做了十年,还唱了好多年戏,又说相声,其实中国上下五千年,这个(政治)故事是来回反复的,只不过前后扮相不一样,服饰不一样,但意思是一样的!所以,你说我懂不懂?

关于姜昆关于相声界

林:有一个人你愿意提吗?姜昆。

郭:这么多年来,见过一两次吧。好多年前,有次演出排练的时候,姜老师去了,就打个招呼呗。

林:现在要是见到他你会说什么(笑)?

郭:你希望我说什么(笑)?

林:你总说你和相声界不来往,但看你相声,你对这个领域还是蛮了解的?

郭:我7岁就在这行,太了解了。

林:你和“主流相声演员”的区别,包括不包括你的相声中有很多讽刺?

郭:相声未必只要讽刺,也未必只得歌颂,全是讽刺就不对了,全是歌颂也不对,他就是一种艺术形式,好比就是个馒头,它就是用来吃着解饱的,你可以沾着糖吃,你也可以夹着咸菜吃。

林:那目前相声行业实际状态是什么?

郭:从内容上来说,还是看演员本身,你拿相声做什么,为吃饭,为升官,为交朋友,还是为挣钱?目的决定作品。现在相声界是各干各的,谁都没错。举例说:我拿国家的钱,是体制内演员,宣传什么歌颂什么,为某台晚会命题作文式的写篇相声,都没错。体制外的演员要好好练功,不管大剧场还是小园子,你要靠这个吃饭,也没错。但如果你是体制内的,能如何如何,出入什么场合,有什么身份,就看不起小园子小剧场,是不对的,同样,小园子小剧场的老是说,你那个只知道歌功颂德,我看不起你,也不对。

现在关键问题是互咬,其实大可不必。你愿意做你的你就做好了,干嘛天天堵人家门口骂街?你什么时候看见狗不理的人站在全聚德门门口说:“你们这烤鸭连馅儿都没有!”你也没见过全聚德的人堵着狗不理门口骂街:“你们有鸭子嘛?”有意思嘛?

林:真有人堵你门口骂街?

郭:很正常,同行是冤家。比如说,咱们都是一样的演员,你挣五块我也挣五块,相安无事,但突然有一家,他一场就是四万,那就有人说了,“凭什么啊”?但学他又学不来,那能做的事就是恨他了,心态再肮脏一点:是否可以联合起来把他打倒?

林:你可以安慰下自己,有的评论说,如果郭德纲不出现的话,相声就……

郭:这个……我不能自己说,这是等我死了之后观众说的。

林:恩,这个还不好假设(笑)。不过,感觉你还是有些变,几年前你在相声里说,“你打我,我退一步,再打我再退一步,再打,我都退到墙了,那我打你丫的”,那个郭德纲还在吗?

郭:18岁的郭德纲跟58岁的郭德纲肯定不一样,人都会变化,但你让我说具体变化在哪,我说不出来,只能说好好做着来,你应该知道,好多事情并非一个说相声的能左右的了的。

林:即使郭德纲影响力再大,充其量只是大海里一片叶子,舞台是别人搭的,别人可以把幕帘拉开也可以把幕帘关上,甚至把舞台砸掉,是这个意思吗?

郭:(笑)恩,这是你的理解。

赞冯小刚夸周立波

林:在上次事件中,有些人最初是不发言的,但看到事态发展有些怪,就开始说话了,你能感觉到吗?

郭:感受太强了,我一直密切注视各个方向,不同角度传递来的各种信息,因为这个,咱实话实说……

林:有人落井下石?

郭:太多了。

林:也有雪中送炭的,我看冯小刚说,“歉也道了、人也抓了,都掉井里了,就别扔石头了。”你看到没?

郭:看到了。

林:你们事后有没有沟通过?

郭:你猜猜?留个迷。说实话,这个很难得,他说这个话之前,我太太说过一句,“你看看,谁有事了你都站出来替人骂街,你看你有事了,同行有一个站出来的嘛?”(插话:相声界就郭德纲一个人替郭德纲说话。)我当时很感慨,没想到转天看到冯导的微博,这让我很感动。好多人,我都记在心里,虽然我不能挨家去道谢,但最起码我这人是很往心里去的人。

林:冯小刚的电影你看嘛?

郭:很喜欢。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很希望能和冯导合作部戏,他的东西我能接受也很喜欢。

林:周立波当时也表了态,肯定知道吧?

郭:他说他从不落井下石,也鄙视落井下石。

林:要见到周立波,会不会提这事?

郭:看什么时候见他吧,最近没有计划。其实说句良心话,我们之前也谈不上对骂。

林:“喝咖啡的高雅,吃大蒜的低俗”,这是你说的,后面一句更难听,我就不重复了。

郭:说着玩呢,谁能把谁家孩子扔河里?都是干这个的,图一个乐。干这行的要没有这点乐趣,就别干了

林:你听周立波的清口吗?笑过嘛?

郭:真没看过,就是一个人站在那说是吧?但这种形式相声里也有,比如单口相声,也不是一上来就说“宋朝如何如何”,之前也会拿出二三十分钟讲时事。今天哪拆迁,出什么事了,(谁的)后台怎么怎么着了,放大了不就是清口嘛?

传统艺人里有专门干这个的,老先生先不跟人聊天,先看报纸,把报纸翻来覆去看完了,一下午三个小时,就说这张报纸,底下坐着观众,一二百人端着茶杯在那听:“我们来看看国民党当局说了什么什么,这事我是这么认为……”观众就跟那儿乐。

林:恩,老天津和老北京都有吧?

郭:对,只不过他(周立波)现在做的可能更完美了,挺好,能凭能耐吃饭的,就都是好样的。

林:其实想想,回头看那个事件,卷进这么多人,你也值吧?

郭:通过这个事,我自己也想笑,从有说相声以来,没有一个相声艺人有这种待遇吧?不管是捧还是打,这让我觉得很欣慰(笑),至于说有些事情到最后,可能跟相声,跟圈占绿地根本没有关系。

说给那些离开德云社的人听

林:那事中间还有很多事,比如李菁(德云社创办人之一)何云伟(郭德纲的徒弟)事件发生后就宣布离开德云社,你可以谈吗?

郭:可以,你是第一个跟我聊这个事的媒体人。

林:OK,成交。

郭:因为别人,也没有这么一个机会跟我聊这个事,我也不太愿意和别人说。(笑)你要问具体因为什么才离开,我猜的不一定特别准,但从宏观角度看,归根到底还是钱的事。

林:跟徐德亮(德云社早期相声演员,2008年9月退出,与郭德纲同辈)出走情况不一样?

郭:意思不一样,风格不一样。而且李菁跟徐德亮是死对头,当年在后台,我经常给他俩人劝架,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个我都理解,很正常,戏里不也是这么唱的吗?故事不也是这么说的吗?所以,这个(他们的出走)对我来说无所谓。

林:没有一丁点影响? 

郭:一丁点都没有。

林:但走的时间点比较有趣?偶然还是必然?

郭:说句良心话,选择这个时间呢,可能也是深思熟虑过的。

林:和你切割?

郭:对。但在当时这都不叫事,那几天德云社的事很多,比如谦哥(于谦,郭德纲搭档,二人有十年合作经历)的岳父去世了,比如我们副总经理的父亲去世了。所以,他们走的时候我笑了,好事!好事!上一次手术台把所有病都治了,比八种病一个月来一次强得多,所以,对我来说反而很坦然。

林:你真不在乎和你关系这么深的合作伙伴,甚至一手带大的徒弟离开?

郭:徐德亮走之前,我很怕有人走,我希望维持一个特别团结的团体,我总是想每个人都是善人,再也找不到这么团结的集体了。可维持到最后,包括徐德亮走的时候,我说得了得了,别闹了,咱们好好干,怎么都行,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我都可以做,就为要一个整脸,不被同行笑话,但他们走了之后,我就想,走俩跟走二十个没区别。

林:你当时还说,(徐德亮走了之后)德云社五十年没人造反?

郭:那不说着玩吗。什么叫造反?人家跟你一块干,还不许人家走?

林:你有没有反思管理?你的机制有没有让人家很不爽?

郭:可能话要长一些,比如老北京有个京剧科班叫富连成,马连良裘盛荣等名家在那学艺,七八年毕业,以后演员出去自己成班了,回头看富连成是母校,彼此没有任何矛盾,虽然毕业之后要白给学校干两年不给钱,但这是回报母校的教养。

再比如刘老根大舞台,本山老师非常成功,他看你好那你来,你是带着能耐愿意到我这来,一天多少钱一年多少钱严格管理,你出问题我就罚你,当然也有奖励,而德云社既是富连成又是刘老根,那些孩子不是带着能耐来的,是我把你看大的,这中间我是以家长心态看你。

林:方法好传统?

郭:我忍心像公司老板那样对待孩子嘛?比如说张三,我一步步把他管大,养着他教他能耐,接下来要好好为德云社工作了,可他出去拍电影接广告做节目去了,他就不可能再受你管,我也不能再(管),你明白这道理吧?

我自己说自己:“慈不掌兵、善不理财”一点都不假,“入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性不足”,说的就是我,外面都认为郭德纲多厉害,没有!如果那样的话,今天就不是这个样子。我承认,我心慈面软。

林:但现在和过去不一样,有没考虑用比较现代的激励手段来管理?别人难免觉得都是你在赚钱?

郭:现在德云社是中国相声界唯一做商演的团体,这个你去问,所有人都得承认,从05年开始我们垄断了这个行业的商演。所谓的商演是什么?某演出方来接我们,人家的要求就是郭德纲来了就可以。

林:别人无所谓?

郭:是。但我要考虑让孩子们都出名,就都带着。郭德纲站在舞台上,观众爱屋及乌,也喜欢这些孩子。于是我休息的时候,张三说十分钟,李四说十分钟,也掌声雷动。在这个过程当中,张三李四就想了:我成功了!他认为他也可以这样做,明白这道理吧?

林:那徐德亮他们离开你以后怎么样?

郭:我不能背地说人闲话。

林:和我说就算公开说(笑)。

郭:别的不敢说,他要不提我不提德云社,连个访谈都没有,所以,不管他们谁想发展,就一定要在各种采访以及台上多说德云社,哪怕骂郭德纲对他们都是帮助,否则就会被人忘记。

林:很残酷?

郭:对,很残酷!所以说,就因为这种演出让很多人迷了心窍,所以,现在转一圈又回来了,退出了也罢,如何如何,怎么说呢,出水才见两脚泥,所以,别着急,给时间。

林:你们的事我不好说什么,前些天采访吴宇森,他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坦坦荡荡的情义和担当越来越少,真是如此。

郭:很正常。这两天天津卫视跟河北卫视播我一个电视剧,原来叫《相声演义》现在叫《窦天宝传奇》,第一集里就有句话: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婊子的情在床上,戏子的艺在台上,演员在台上把忠孝仁义都说尽了,所以台下可能这方面稍微差一些。

“我没有变,是你们变了”

林:回到相声吧,你的某些观念很传统,比如我同事看到你后台里烟火缭绕,供着张文顺和侯跃文的相片;有的观念又挺现代的,像《你要高雅》,《我要反“三俗”》,《我要上春晚》,剧本都不错。

郭:(笑)我也是写字的,我是艺人里的文人。虽然我初二都没毕业,但我书房很大,可以说你外面看到的书我那都有,我唯一的爱好是看书。

林:你过去相声,很多桥段都和底层生活有关,但那种生活离你越来越远了,现在你相声的生命力在哪?

郭:跟那没关系,一点关系没有,我还说皇宫的事呢,但不见得在皇宫里待过。

林:现代相声和皇宫不一样。

郭:一样的,我看过报纸我也知道“300”(注:出自郭德纲相声,原文大意,美国总统派一位女特使请郭德纲去美国反恐,郭德纲请特使吃削面,吃完了郭德纲问女特使,“你怎么回去”,特使说,“我坐300”。“300”是北京三环上的公交车,北京的劳动人民和外地来京的人都喜欢坐这辆拥挤的公交车),不见得为了说一个“300”就天天做300路。我写我是一丐帮的,我就要真的出去要饭?不见得。

林:但你说类似桥段的时候,能感到你的经历在里面。

郭:这就是聪明。比如说我的相声说“我是文学家”,可能你说我读过很多书,然后“我是科学家”了,我不见得非是科学家,对不对?我生活是有过很窘迫的时候,但那个时候我也写过《我要幸福》,也有上层社会的生活。再一个,这个东西点到为止,只要让观众觉得可信就够了。

林:有道理吧。你说“我是黑社会”,也不见得你就是黑社会,虽然看起来……

郭:所以,第一,你要知道的东西多,第二,你要会这门传统技巧,而且你能把它们揉在一起,才算成功。

林:但你给人感觉确实离相声越来越远,比如在德云社很难看到你,你变了?

郭:没有,我还是我,一点变化没有。

林:可你弄电视剧电影去了?

郭:都没耽误说相声。

林:但一个人精力有限。

郭:我还行,不抽烟不喝酒也没有聚会也没有饭局,也不出去玩去

林:也不喜欢女孩?(笑)

郭:我媳妇管得严(笑),其实我说的相声并不少。小剧场也经常演,就是不敢写出来,因为黄牛倒票很厉害。我其实从05年到现在,不管是心态还是什么,没有过变化,我跟好多朋友聊过,我没有过变化,其实是你们变了,你们原来坐在高处看我,“这小子相声说的有点意思,给大爷说一个”,后来逐渐的,你知道郭德纲好像比你有钱,你要抬头看他了,这个位置变了之后,你就有不舒服的地方。

林:你的电影成功嘛?

郭:没赔,略有盈余。我们在试水期间,比如拍《三笑》的时候,八个出品人,赔了一块赔,挣了一块挣,哈哈一乐的事。

林:其实这个行业很像大佬的天下,你觉得呢?你靠“刚丝”?但院线不给你配合呢?

郭:所以,我们八个投资方里有一个是院线的(笑)。其实,市场很繁荣,但真正挣钱的,也没太多。但我还要接着做电影和电视剧。当初连饭都没得吃的时候,就坐在那写东西,给自己写一个电视剧,三十集的古装神话,写累了,困了,就躺下睡觉,当时我发誓,有生之年我或者自己导或者自己做投资方,如果自己投不了这个戏,给多少钱都不卖,到死了就烧了。

很多艺人为什么不读书

林:再回到相声,南方同事和我说,他很难接受相声,听不懂,你接触的南方人能接受吗?

郭:能看懂新闻联播,怎么能听不懂相声?

林:都挺幽默的(笑)?

郭:一样的。

林:我跟他推荐《我是黑社会》《我要上春晚》《我是科学家》《你要高雅》等,可人家就是不乐呀?

郭:他哪人?(插话:广东人),难怪,他理解幽默的角度不一样,还有些东西是纯北方人能理解的,有时候我跟后台演员说,你看这人对包袱对笑料的理解,就知道这个地方经济发达不发达。你说一半他就乐了,这里人准有钱,为什么?因为他足够坏,他知道你要说什么,他跟你的坏是一样的。有时候到某个地方还特意嘱咐:慢点说,一个字一个字说,因为这个地方的人脑子不开化,很正常。

林:恩,还有人问,郭德纲怎么总穿那么个大长袍?我还真不好回答

郭:不必解释。

林:我解释了,我说如果你实在不明白,就当他是在掩饰自己的身材(笑)。你相声里很多桥段说是来自报纸,你平时看什么报纸杂志?

郭:报纸看的少,就是上网,看看几大门户新闻,对比一下,他们都从哪个角度说的同一件事,看看谁在撒谎,都看得出来,我本身也是写字的,什么书都看,比如古典文学啊,古籍啊。

林:现代作家的东西看不看?比如韩寒的?

郭:也看,但看的少。我现在看书,还是偏重于能跟我的工作有关系,我愿意看,包括古典文学之类。比如这字怎么念,古代怎么说,宋朝怎么讲,愿意做点这方面的研究。尤其到机场时,一买买一堆,没有时间上书店,有时候知道出点什么书,就开个单子让他们去买,然后往家里拉。

林:你说你爱看书,那你会不会劝其他艺人多看书?

郭:不是我能强迫的,我看书是兴趣。

林:你走到现在和读书有多大关系?

郭:百分之六十因为看书。我是这么一个人,比如我特别爱研究文言文。(但现在演艺圈)都很浮躁,哪有人踏踏实实坐那看书?都是名利场是非圈,你不红马上就有人红,红了你就算完了。

林:但你要踏踏实实充电,也不至于不红吧?

郭:那可能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你问他愿意嘛?都等不了。都觉得老了就来不及了,女孩子也是,要红趁早。

林:那就来说相声吧,这行越老越吃香(笑)。

郭:更难,我跟你讲,说相声是好汉子不乐意干,赖汉子干不了。世上人分两种,一种能说相声,一种不能说相声。我跟你说句得罪人的话:中国相声界,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应该劝退,天生就不是这材料。

林:你看我……能不能说相声?(笑)

郭:你说不了相声,你很出色,好好做这个职业,会特别棒。

林:(大笑)说相声怎么能看出来呢?

郭:第一,本身要幽默;第二,他要知道怎么能把它表现出来,这是一个张扬个性的工作。父亲这么说,儿子也一样说,就不乐了,它很神奇,有心理学的东西在里面的。

林:张扬个性很重要,如果说有种力量去砍掉个性的话,这个行业就完了是吧,你现在感觉还好嘛?

郭:我还行吧,终归念了这么多书,不敢说心如止水,但至少看什么看半天都能看乐了。(摘自154期看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