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戴晴:向钱正英请教 – 1  

2010-11-02 11:5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戴晴

2007-10-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老读者,我很想念你们。多久没见了啊。

(一) 论证

1) 在1992年3月17日《文汇报》发表的《三.峡.工.程的前前后后——钱正英访谈录》中,谈到1986年你是怎么主持三.峡.工.程重新论证的。你对记者说,“我开始也没有想到重新论证由我主持”。这真让人大吃一惊,因为几乎所有关心三.峡.工.程的人都记得,这项投资大、工期长、涉及面广、科学技术水准要求高的大型综合性工程,理所当然地本应交国家科委和国家计委组织论证,而且国务院确实已经这样做了。那时,你怎么找到国家科委主任宋健,通过怎样一场争论将这“权”要到手里,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不知这一节你是完全记反了,还是为将来推卸宏观论证失误的责任而有意作如是说。

2) 1986年由你主持组织的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有正副组长10人(后扩大为12人),全部由原水利电力部的正副部长、正副总工程师,和长办、三#峡开发总公司筹建处、三#峡地区经济开发办公室等积极主张“早上快上”的人士组成。对于治理长江很重要的航运、地质地震、生态环境、机电设备、财政经济等部门,却都无领导人参加。尽管邀请了有关部门专家412名,但在所组成的12个专家组中,10个组长由原来水利电力部所属单位的领导担任,其余4个专家组,也有原水利电力部派任的副组长。所有的讨论审议各专题论证报告和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论证领导(扩大)会议,都只有领导小组成员、正副组长、顾问及特邀顾问参加,绝大部分一般专家没有机会发表意见。这种组织形式的领导权,是否完全控制在以你为首的原水利电力部领导手中? 这是贯彻了中央和国务院1986年文“要注意吸收有不同观点的专家参加,发扬技术民主,充分展开讨论,得出有科学根据的结论意见”吗?

3) 在全国人大审议三.峡.工.程前的几个月内,新闻媒介收到许多专家学者对三.峡.工.程各种看法的文稿。当这些文稿送水利水电部审查时,为什么只让发表附和你们意图早上快上的一面之词,而不许不同意见发表? 在人大会议期间,只发给人大代表你们的宣传材料,为什么不把论证过程中内部的和外面专家学者提出的不同意见也发给代表们? 请问这种做法,符合“百家争鸣”的方针吗? 给人大代表“兼听则明”的条件了吗? 贯彻民主化、科学化的精神了吗?

(二) 防洪

1) 钱副主席接受采访时说,三.峡.工.程“首先是长江的防洪”。请问此处“长江”是指长江全流域还仅仅指长江中游。作为水利部长,想来钱副主席不会忘记1981年川江大水,请问三.峡.工.程建成后,除了抬高上游洪水位,进一步加重川江地区水灾威胁之外,还有何效益? 你也一定不会忘记1990年苏皖浙大水,对于这类位于下游尚未注入干流、在支流河道区就已经泛滥成灾的洪水,三.峡.工.程救得了么?

2) 说到中游,三.峡.工.程仅能控制上游的洪水,库容也仅为长江年流量的1/20,能说有了三.峡.工.程两湖地区防洪就高枕无忧了么? 1954年洪涝受灾农田达4755万亩,三.峡.工.程建成后,据推算仅可减少洪水淹没损失177—327万亩。这难道就算是解决了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了?

3) 对于上游来的特大洪水,比如你特别强调的1870年的那次,当年荆江大堤并没有溃决; 如今荆江大堤已多次加高加固,怎么倒变成了“今后若再过这样大的洪水,南北大堤都存在着溃决的危险,将导致10万人死亡”,并以此作为兴建三.峡.工.程的“王牌”。另一方面,当年重庆朝天门的洪水位197.6米,三.峡.工.程建成后,会把这一水位抬高到200米以上,高出1981年四川洪灾7米。这些,都不作交代,不是为了中游而宁愿牺牲上游吗?

(三) 泥沙

1) 长江泥沙的成分你是不是很清楚? 上游川江干支流的造床质究竟是砾卵石夹粗沙,还是与黄河一样的可悬可跃的泥沙? 如果承认是前者,请问卵石床沙移动么? 移动机理是什么? 底沙移动么? 移动底沙量可测么? 在这些全都存在的情况下,只作假定河床卵石不动的河工动床模型试验,并以此作为对未来三峡水库淤积情况的预测,究竟是在骗自己,还是在骗别人?

2) 众所周知,长江今日已成了悬移质泥沙居世界第四位的河流,水文专家组报告竟然在承认“近几十年来长江上游山丘区因滥伐森林、毁林毁草、陡坡开荒以及筑路、开矿等人为的原因,加剧水土流失的现象非常严重”的情形下,得出“长江泥沙没有增加的趋势”的结论。这种结论能服人么? 你敢使用么?

3) 40多年来,全国已建成水库大约已有1/4基本淤死,这情形钱副主席不会不知道。三.峡.工.程呢? 三峡水库的寿命究竟是多少年,时至今日,未见公布。你们是不是仍相信可以“以有限的库容对无限的泥沙”? 当大量卵石、粗沙堆积在重庆附近河床,你打算怎么办? 重庆港区的航运和川江流域的防洪,就那么不值一顾? 美丽的长江在她的中段隆起而濒于淤死,只一句“早说过后代比我们聪明,他们能解决”就交差了事?

4) 关于水库的运用方式。为减少库区淤塞,你们打算采取“蓄清排浑”,即在每年6—9月长江汛期降低水库水位,将夹带泥沙的洪水尽量排到库外。先不说你特别担忧的洞庭湖淤积如何靠这种运用方式解决,只说三.峡.工.程本身:你一再强调防洪,大洪水挟带泥砂滚滚而来,你究竟拦还是下泄? 况且,库内水流速改变之后,沙,特别是距闸门百公里以上的库尾的沙,排得动吗? “蓄清排浑”不是什么新主意,在三门峡用过,在刘家峡、盐锅峡、清龙峡也用过,全是在舍弃了发电、航运、灌溉、包括防洪目标之后。三.峡.工.程的这些目标都可以舍弃么? 暴雨期间不须拦水了? 航运水位不必保障了? 那还有什么防洪航运效益,还造这工程干什么? 就算到了淤积告警那天,这些目标都不得不舍弃的时候,你又有什么把握“排浑”这种运用方式在又长又深的三峡水库会成功呢? 记者戴晴 发表于 2007-10-24 05:41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