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崔卫平:中国启蒙才刚刚开始 要用理性针对强权  

2010-11-13 11:5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搜狐财经

2010年02月03日16:30

“2010·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于2010年2月3日在北京隆重召开。我们借互联网新媒体之广泛传播,以百年视角,展望刚刚度过60年大庆的新中国未来。以1949为起点,我们置身于人类历史长河,站在2049回望新中国。中国人,将一个什么样的新中国带向历史,或者未来?搜狐公司与亿万网民,一起期待智慧启迪。以下是搜狐财经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

崔卫平:中国启蒙才刚刚开始 要用理性针对强权 - shi6324398.good -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

崔卫平:启蒙是一部分人去唤醒另外一部分人,我希望回到启蒙的本意,就是康德所说的,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这就是启蒙运动。要倡导理性,这个理性是针对权威而言的,尤其是那种强加的权威。启蒙里还有你自己的理智,也就是说一个人的生活或者共同的生活应该是有自我引导的,而不是权威强加的,是自己负责任的,而不是依附于他人或者屈从于他人的。

启蒙还意味着这样一种转机,它是针对依附、屈从这样不成熟的状态,使之成熟起来。如果说启蒙意味着转机的话,中国现在正处于转型社会,在精神方面、理念方面、理性方面,也需要有一个相应的配套,所以我是认为到今天启蒙任务尚未完成。

我们以前讲启蒙,讲社会改造。假如一个社会,没有人给他施加外部力量,他本身也没有任何自我革新的动力,我们是不是要先对自己做一些工作?我们不能做外科手术,但是我们可以做内部的革命。如果我们自己减少冷漠,减少屈从,在不存在外部手术的条件下,从内部开始革命,也是一种推动。

启蒙是一个内部革命,从我做起,这个工作我们不是做很久了,而是刚刚才开始。面对被利益、恐惧所支配的状态,我们应先跳出来,做一点事情。

我觉得启蒙是自己对自己做的事情,不是一部分人对另外一部分人做的事情。就从我们这样的知识分子开始,从我们身边的同行开始,而不是说我们跑到人民大众中去,我不认为今天的知识分子比工人农民更有觉悟。

我也想谈社会信息屏蔽的问题。其实只要在放开的情况下,人们就自然会获得一种自由。但是问题在于,如果说人们现在是被束缚住的,是被外界控制住的,而束缚的人又不愿意拿掉他的控制枷锁,那我们怎么办?我提出这个问题来。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112。

崔卫平:学者要走出某些束缚 我们需要自我革命

来源:搜狐财经

2010年02月05日09:25

“2010·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于2010年2月3日在北京隆重召开。我们借互联网新媒体之广泛传播,以百年视角,展望刚刚度过60年大庆的新中国未来。以1949为起点,我们置身于人类历史长河,站在2049回望新中国。中国人,将一个什么样的新中国带向历史,或者未来?搜狐公司与亿万网民,一起期待智慧启迪。以下是搜狐财经(相关:理财 证券)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主持人:首先我们想知道,在你们看来中国目前是否已经脱离了朴质的价值观?

崔卫平:我不知道问这个问题的语境是什么。从现实方面来看的话,确实我们感到这一两年以来,有一些从前的东西在恢复,比如说唱红歌,或者是类似的适合80年代的开放的,和想要更多引进的那样一种胸襟、气度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最近兴起的儒学热在您看来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崔卫平:单从儒学热这个事情来说不是坏事情,我们当然要找到民族的主体性,其中有一方面是在我们的传统中寻找。但是不要把它搞成跟朴质对应的东西。朴质不是突然出现的,是各民族在长期的生活当中积累当中的,儒学里面有很多东西,比如孔子讲仁爱、孟子讲侧隐之心,这些东西构成了朴质价值,不是对立的。儒学里面有几千年的东西,一些局限性,显然跟今天我们所出现的秩序和价值观是不相匹配的。

主持人:还想问您一下,现行反对朴质的价值观的声音是基于什么样的基础呢?

崔卫平:这个应该说来自于一些权利的机构,比如说有一些有权威的报纸,或者有权威的身份,他们在释放这样一种声音。

主持人:在今后的文化启蒙运动中,我们可能遇到的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崔卫平:对中国来说一个比较难的话题就是怎么样返回人自己。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比如改天换地,改变世界,这些话题我们都很熟悉了,但是这个活动还要落实到什么呢?我们建立起一个新的世纪也好,要与人相匹配,与独立的、有尊严的人相匹配,这就要求我们要同时把整个的关于人的期待放进去,如果我们不带着这样的最后产生人的结果的话,那么我们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改造世界,就是这样的更加符合人的秩序。但是人这个东西我们往往变成一个课题,不是我们自己能够体验到的,我们体验到你、他,但是应该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比如我讲的是要回到我们自身的任性状况,我们能够熟悉自己,能够在自己身上了解自己,听自己的声音,反思自己,以及评价自己,以及把自己作为改变世界的同时也改变出来的一个新的结果,刷新我们自己,我觉得这个难度可能是最难的。

主持人:在当前社会学者和精英在社会思想启蒙方面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崔卫平:首先他们要自己走出某些束缚,我一点都不认为我们现在的学者和精英他们在思想方面就一定比微博上活跃的人思想更超前、更自由、更独立,所以我觉得首先要弹掉他们自己身上的长期习惯的冷漠、屈从,因为你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你更会判断自己和判断感情。

主持人:您是否认同目前很多人所说的中国文化出现断层?

崔卫平:恰恰相反,我的感觉是比如你刚才提到的儒学,正好我们现在比几十年前更多的知道向自己的传统学习,实际上我们也在不停的向西方的或者其他民族的文化在学习,我不觉得正在出现断层,可能我们出现了一个融合时期。

主持人:还想问您两个关于世博会的问题。您对世博会的看法是什么?

崔卫平:对于我来说世博会是比较陌生的话题,我没有始终的关注这样一件事情。

主持人:那在您看来是否会为中国带来什么?

崔卫平:我也没有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而且我想的是我的工作可能会为我们的环境带来什么。

主持人:那您能说一下吗?

崔卫平:我还是说我们需要一个内部革命的问题,也就是我们以前考虑的太多就是如何改变世界、如何改造社会,每一个人都是忙着改造别人,但是忘掉了自己恰恰是所要改造的环境的一部分,恰恰构成了所改变的秩序的一部分,我们每个人都在参与其中。我们分享了我们环境的所有冷漠也好、屈从也好,这也不是说从自己身上闹革命的意思,实际上如果我们反对自己身上的一些冷漠、屈从,我们也是在我们的环境里面放进一个刺激,提供一个纬度,也是对这个环境的变动吧。换句话说,变动环境可以从变动我们自己开始,社会建设也好,道德建设也好,可以从我们自己的社会道德来建设,我们自己的思想建设和道德建设开始。

主持人:谢谢您。

崔卫平:不客气。

主持人:还有一个是文化记者想问您的问题,因为马上要过新年了,但是目前社会上出现了一些80后什么的“恐归”,不敢回家,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社会地位、经济收入什么的达不到家里的预期,就挺自卑的。还有一些独身男女觉得没有带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回家,都出现了一些现象,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崔卫平:我第一次听说,我觉得这个反映了我们环境的某种虚空的现象,为什么家长对孩子有那么高的期待?孩子为什么一定要满足这个期待?都踏踏实实的回到自己,回到自己的现实,你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子的。如果家长有这个期待,我觉得可以不满足这个期待,因为孩子有理由不满足。而且作为家长,不管孩子怎么样都是我的好孩子。

主持人:那你对这样的人群有什么建议呢?

崔卫平:首先因为家长在孩子面前是更有权利的人,不要对孩子有这样的压力,我觉得孩子不管怎么样都是你自己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他做什么都要尽可能的理解他,尤其不要给他压力,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给自己的孩子压力?自己的孩子也可以放松一点,不断的告诉他真实的情况,现在就是很难,你不要指望我了。

主持人:那你自己是不是不会给孩子很大的压力?

崔卫平:我自己是这样子的,包括孩子比较忙,第一我对他比较放心,再一个短信联系,知道他健康就很高兴,不要求你一定要回来看我。因为他也长大了,他也懂事,我希望互相之间放心,在放心之间体现出一种关爱,体现出你对孩子的爱。

主持人:那你对孩子的发展没有什么希望吗?

崔卫平:我就是期望他能自食其力就好了,在自食其力的基础上能结合自己的兴趣有一个发展,因为实际上如果你要发展事业的话,兴趣是第一动力。在生存和兴趣之间有一个平衡,最好是满足兴趣,满足兴趣又能够满足生存的需要,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他穷困潦倒我都很接受他,因为我对他的爱是无条件的。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把你没有实现的理想放在孩子身上?

崔卫平:这个没想过,我也不记得我实现了我的理想没,肯定有一些我要释放的东西。但是你想想看,每个人都只从自己的起点出发,他有他的起点,而我对他越放松,越能够让他找到自己的起点,如果我对他不放松,他老是想着我的要求他就越不能找到自己的起点,越没有自己的起点怎么会有自己的空间。

主持人:好的,谢谢你。

崔卫平:不谢。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相关:理财 证券)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112。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