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不要话语权,只要民主自由的政治体制  

2008-10-26 11:07:02|  分类: 普世价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10月26日

博客谈普世价值之五十

这篇文章有些新意,现在围绕普世价值争论很是热闹,慢慢下去可能会如反腐败那样进入娱乐化,作者主张解决实际问题,如新文化时期胡适说的那样要少谈些主义,多解决问题。纵观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在融入国际社会遵循普世价值方面已有很大进步,而且前进的步伐还在加快。这也得益于人民的话语权,因此话语权是要的,此外通过争论,那些干拢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人物纷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岂不是好事吗!

[转贴]不要话语权,只要民主自由的政治体制

段拥军

【该文章阅读量:256次】

对于这个题目先要解释一下,不然,那些喜欢讲意识形态话语权的朋友又会看到严重的问题了。本文所谓“要民主自由的体制”并不是说现在的体制不是民主自由的体制,显然是的,只是需要改革和完善。正像我们现在改革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并不是说我们的经济体制不好,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体制,而是说现有经济体制不合理、不完善,需要改革和完善。是为题记

我们要的是客观现实,而不是话语权力

张维为先生在他的文章《“普世价值”的来龙去脉》一文第一句话中说:致力于推动“自由、民主、人权”这些普世价值,是当前西方的主流话语。并对西方垄断普世价值话语权颇为不满,指出他们把本应该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操作精致的民主简化为一人一票的“程序民主”,说“我们对西方话语的态度既不是俯视,把西方话语看得一无是处,全盘否定,也不是仰视,把它奉为金科玉律,全盘接受”。

对此,我只能感叹:唉,又跑偏了。明明讲的是普世价值,我们却王顾左右而言他,论起话语霸权来了。我的观点是,我们不要什么话语权,只要符合时代潮流、符合党矢志不渝追求的理想、符合中国社会实际的科学合理高效的政治体制——民主自由的政治体制。把一个不能撼动的事实归结为某种话语,把依靠强有力的物质关系作基础的占统治地位的权力,不看作一种物质力量,而看成某种意识形态,看成一种话语霸权,这是法国布尔迪厄哲学陷入的一大误区。也许对于强调意识形态领导权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来说,掌握了主流舆论(笔者以为,“话语”这个多少有些怪异的概念就是我们原来常说的“舆论”或“言论”的意思)或者说掌握了占统治地位的话语权,就等于掌握了社会政治文化发展与社会体制改革的领导权。因为对于选举政治而言,这确是不用怀疑的事实。

而对于我们社会来说,笔者以为还是慎言掌握话语权为好。因为一旦把对社会而言十分重要的事物变成一种话语,把对现实的控制权说成是一种话语权,我们就会陷入舆论领导权和意识形态斗争的重重迷雾之中。一个好端端的东西,被我们归入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话语权范围内,那它的命运不用讨论就一举决定了。三自一包,物质刺激,新人口论,就是这样的东西。一个明明很不成气的玩意儿,用起来效果极差,老百姓又很反感,可是因为它被我们理论家归入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的主流话语当中,那它不用争辩就具有了天然的合理性与科学性,农村大食堂、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等等都是这样的东西。

而且,在我们的社会,拥有了话语权不一定就拥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力量与现实影响,“三要三不要”(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曾经是我们社会占主导地位的政治话语,但这个被意识形态宣传部门牢牢掌握在手中的话语权,一点也不影响与该主流话语相对立的政治现象与政治事实的蔓延发展。今天“执政党的党风问题是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反对腐败是党坚定不移的政治方针,这些思想观念是不容置疑的当代中国主流政治话语,而腐败和不正之风却并没有因为这个主流话语的盛行而有所收敛。

慎言争夺话语权还因为,一旦那我们陷入话语权的斗争,我们就不会把民主自由人权看成某种现实的程序、实际的权力、依靠法律而建立的制度,看成像大包干责任制那样,需要通过脚踏实地的制度建设才能实现的东西。既是意识形态斗争,西方国家垄断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话语权,当然是不合理的。我们有权利究问:你们凭什么说这是普世价值那是普世价值!你们自己的历史怎样,你们当真实现了自己承诺的民主自由人权么?历史经验证明,一旦陷入这样的话语权争论或者说意识形态争论之中,则不论是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都不可能得出公认的有价值的结论。

超越话语权之争,普世价值的是非清晰可辨

相反,如果我们把自由民主人权这些东西,不是看作话语,而是看作现实的制度、具体的程序权利,换句话说看作具体的事物,有关普世价值的是非就比较容易搞清楚。

张维为先生说:不少人以为,当年欧洲的启蒙运动、美国《独立宣言》和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利宣言》确立了‘自由、民主、人权’这些普世价值。这是有悖于历史事实的[2]。此言不差,这两个历史文件的颁布施行,算不算确立了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观,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可以由思想史与政治史的专家去探讨。对于关心普世价值的我们来说,这一问题答案如何并不重要。

只要民主自由人权的价值观念世所公认,是党成立以来矢志追求的,也是我国政府签署公约承诺尊重和力主实现的,则不论这些观念是谁最先提出的,哪个国家最先倡导确立的,都没有关系。换句话说,有关普世价值的话语权应该归谁,对于我们实践者来说并不重要。正像“天人合一”的价值观念究竟是哪个国家最先提出的,那个民族最先实践的,谁拥有最终的话语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有没有现代价值。如果有,即使是美国最先提出的并倡导的,我们也应该大力倡导和实践。如果没有,就是我们老祖宗的遗训,就是我们国家长久的传统,也照样需要抛弃。对待民主自由人权的等价值观念的态度同样应该如此。

200多年前的法美两国只实现了有限的人权,说明他们做得不好,还需努力,我们做好就是了;西方国家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在国际上搞强权政治,奴役欠发达国家的人民,那是他们政治制度的本质不好决定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学这一套,我们不搞霸权不欺负弱小,讲和谐,讲为人民服务,讲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在实现普世价值这一人类美好追求方面,一定会比他们做得好,这是毫无疑问的。

至于张先生说: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自由、民主、人权”这些价值已显然不足以应付人类面临的诸多挑战。为什么“和平”、“良政”、“和谐”不能成为普世价值?为什么“消除贫困”不能成为普世价值?这主要是因为:只要建立起了民主自由的政治体制,和平、良政就是这一体制本身具有的功能。难道不民主的体制、个人专断的体制,人民群众的基本权利不能得到切实维护的体制,会带来良政、和平!同样,只有广大人民群众拥有了宪法赋予的自由权利,像今天的中国人一样拥有了自主种植承包土地的权利、自由支配自己财产的权利,拥有了自由思想自由发明创造的权利,这些自由权(亦我们常说的自主权)所带来的结果就是粮食问题的一举解决、百姓财富的迅速增加、普遍贫困的彻底消除。最近召开的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所以要实行第三次土改,就是因为农民的土地使用权、承包权,受到现行体制的侵害。一些房地产商人会同一些不遵守国家政策的官员,利用现行土地管理制度的缺陷,将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以“公有制”和“国家需要”的名义随随便便圈占,所造成的结果岂止是“劣政”、不和谐,更威胁到国家政权的稳定。因此,谈普世价值的内涵,只提上述三个方面就可以了,提更多的内容没有意义。

不搞话语权的斗争,我们社会的发展进步将不受阻碍

给张先生说个玩笑话,即使西方国家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只是男性公民和白种人有完整的公民权力,有选举权的人不足总人口的5%,可我们现在对民主政治的要求并不高呀。搞男性公民选举权也好,搞40岁以上公民选举权也可以,搞党员的选举权也行,或者搞有财产和文凭限制的选举权也成,只要是真正体现选举人意志,属于程序严格的普选就可以了。我们现在这些东西还没得,却在批评人家搞得不好,实际是缺乏说服力的。还是应当依据17大提出的改革方向与任务,认真研究一下,我们可不可以在民主选举方面有所突破,比如可不可以普遍推行党支部书记、党总支书记、镇长、区长的直接选举。如果担心没有经验,也可以搞一下年龄或财产收入水平的限制,过渡一下,看有多大风险和问题,看会不会出现大的乱子。

我以为正确的看待有一定社会价值的事物的方法是:不问姓资姓社,不搞话语权的斗争。任何事物,不管你来自何方,姓甚名谁,只要你比我现在用的东西好,引进或实行起来对我们社会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人民幸福有好处,我们就大胆的拿来使用,大胆的引进实施。这些年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悄悄采用了许多新的好像是资本主义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姓什么不清楚,是不是西方国家首先发明倡导的也不晓得,话语权属谁亦未可知,是不是具有普世价值从没有想过。但是,由于先进合理,用起来好使,我们就采用了,比如最大的事物:市场经济;比如最基础的制度:股份公司制度、公务员选拔制、高考制度、三权分立的司法制度等等。实践的结果是,这些东西非常有利于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与此相反,我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把人民公社这种体制模式看成是共产主义性质的具有普世价值的宏大事物,加上属于中国首创,话语权尽在我手,曾竭尽全力予以维护,不肯客观的评价它。结果这个东西还是因为效果差,人民群众不欢迎,给国家带来严重后果而被抛弃。

马丁?路德?金1963年尚在大声疾呼:“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肤色深浅,而是以品格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说明那时的美国黑人还在为争取经济社会的平等权力而艰苦努力,“这离美国通过载有‘人人生而平等’的《独立宣言》已是187年之遥[3]”,确实不假。但是40多年后的今天,美国黑人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发表对黑人等少数民族不友好或略带歧视的言论,不仅不合适宜,还会因为政治不正确而带来麻烦。而黑人将军、黑人国务卿等黑人军事家政治家的出现,更说明美国各民族人士成长进步的机会已经大大平等。如果今年美国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当选,他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民选黑人总统。这些事实表明美国黑人等少数民族的选举权与受聘担任公职等公民权利,作为普世价值在美国得到实实在在的尊重,作为一整套严格制度更得到切切实实的维护和完善。

以前我们天天防资本主义复辟,时时刻刻注意西方国家和平演变阴谋。发现西方国家的政客、学者(如张五常之类)经常向我们鼓吹私有制、市场经济等资本主义的东西,令我们纯之又纯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随时面临破坏与演变的风险。现在在经济领域,我们不问姓资姓社,也不讲“复辟”和生产关系的革命了。而是什么体制模式效率高效果好,就选择什么体制模式,结果资本主义和平演变在经济上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反倒搞不清了,对国家政权的威胁更是空穴来风。当时代进入到全球经济社会文化乃至政治一体化的21世纪,在一些理论家眼里,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客学者仿佛又开始向我们鼓吹普世价值或宪政观念等等东西了,此显然是新的和平演变阴谋,又会令我们国家政权面临重大的威胁。相信,有了过去的经验教训,这类“狼来了”的呼吁,怕是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了。

今天,如果我们在人权、公民权利、民主政治、权力制约等等观念和社会事务上,不问姓资姓社、姓马姓修、姓美姓俄、姓英姓法,也不讲谁最先倡导,话语权归谁,那么,我们必然会在和平演变之类意识形态斗争中,减少不必要的担心和恐惧,增加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的决心与信心。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