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章立凡:愚民者最愚——国学涨价与“凡是”思维   

2008-10-20 07:0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10月20日

博客谈愚民政策之一

[转贴]章立凡:愚民者最愚——国学涨价与“凡是”思维

举国一片涨价热中,抱怨必以猪肉为话题;但还有另一种东西,价格已连年上涨在先——这就是国学。猪肉是民生问题,国学是民智问题,物质与精神的产品都涨价,也要看货色如何。

对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精神遗产,我无意全盘否定;但遗产是否全属良性资产,只怕未必。国学是中国几千年封建文化的积淀,凡不利于专制统治的,概在禁毁之列;能流传下来的,至少对专制无害;能成为“主体思想”的,必定于专制有利。由于国学的定义过于宽泛庞杂,本篇只论愚民的话题。

老子说:“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是豢养使役“会说话牲口”的无上权谋;孔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剥夺民众知情权的经典论述。也许有人会以重新标点断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或“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来证明孔子有民主思想,我也懒得跟他扳杠,毕竟自西汉以来的历代封建统治者,都是按第一种断句理解实行的。

老子和孔子这些论述,均属供统治者参用的治术。秦始皇不信这些,以为焚书坑儒可愚天下,最后反愚弄了自己。他治国靠的是铁腕强权,只有一手硬,农民起义一爆发,帝国迅速解体。汉帝国君主鉴于前朝二世而亡的教训,治国以“霸王道杂之”,汉武帝接受董仲舒的建议“独尊儒术”,强权与教化两手齐抓,两手都很硬,就显得比赢政高明多了。此后佛教、道教也逐渐被统治者采用,最终形成了以儒教为主导的儒、释、道中国特色思想文化。

儒教其实是以伦理为宗教,讲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教化百姓各安本份,其中就包含很多愚民的设计。稳定压倒了一切,汉王朝的寿命因此延长了许多。但西汉加上东汉,也只有四百多年,后来唐宋元明清等大一统王朝的更迭,短的未过百年,长的不到三百年,哪个也没有传之万世——这是“历史周期律”在起作用。

中国历史上的周期性动乱,概因强权下的社会分配逐渐失衡,教化随之失去道德价值,强权与教化捆绑的超稳定结构一旦解体,从有序到无序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即刻发生,其结果必然是颠覆性的。长期压抑的能量瞬间释放,足以令温驯的愚民突变为暴民,就这个意义而言,动乱也是愚民政策的后果,此为历代开国君主始料未及且最不乐见之事。

中国历代的政治设计,不谓不周密,其间只缺一个要件——民主。刘备与诸葛亮作 “隆中对”,天下大事都论到,惟独不可能谈民主,以他们的思想境界,顶多只懂得“为民作主”,这是无法苛求于古人的。历史翻过一千七百多年,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与顾维钧在中南海对谈,袁氏犹不知民主为何物,最终以称帝招致身败名裂。公元1945年,毛泽东与黄炎培作“窑洞对”,自称找到跳出“历史周期律”的民主新路,果然得了天下,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

毛泽东读古书太多,认定民主是手段不是目的。他提倡 “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可很快又罢黜百家,晚年把孔夫子牌位也踢倒了;他认为“八亿人口,不斗行吗”,革命不革到灵魂深处不罢休;他自称平生做了两件事:把蒋介石赶到小岛和发动“文化大革命”。但终毛一生,国家统一未成,“文革”彻底失败,留下的只是贫困的平均分配和信仰的普遍危机。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批判两个“凡是”解放了思想,才有了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但“凡是”并未退出历史舞台:至今有一些“凡是”的活化石,仍在坚持不懈地要求开历史倒车;每个时代都难免产生“凡是”,摆脱了前两个,还会有第三、第四个;甚至一个基层单位的领导的指示,也都有可能成为“凡是”。政治文化中的金科玉律,往往成为执政理论创新的主要障碍——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解决了物质生活上最基本的果腹之需,但精神危机仍未过去。当经济发展中的分配不公成为社会主要矛盾时,固有的意识形态资源依然枯竭。试图理论翻新的“民主社会主义”,引发的是新一轮纠缠不休的激辩,远水未解近渴。理论界至今仍在迷失中彷徨,而对于五十八年来的为政得失,却又不允许讨论。与此同时,文化上的保守主义和复古思潮却大行其道——历史总是在重复。

自清末的维新派到二十世纪的五四先贤,无不以“开民智”为兴邦之道。现代国家的教化,自应以建设公民社会为前提。愚民政策在封建时代是有效的,进入信息时代就丧失了作用:将新闻、信息过滤后装进预设口径的导管内发布,执行十多年前限制卫星接收的过时法规,查禁涉及某些特定年代历史的书刊……,这一切在互联网面前变得毫无意义。

互联网已经打破了信息的国界,令人类住进了地球村。当信息交换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防民之口除了刺激逆反情绪之外,并无任何正面效益。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监控与反监控此消彼长,技术手段归根结底控制不了思想的飞越,只是糜费纳税人的钱而已。若要彻底屏蔽互联网,回到那个蒙昧主义的时代,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也根本行不通。

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正在改变世界,也必将改变中国。历史的脚步越来越快,随着民权意识的觉醒,各种“凡是”已经大大缩水,在功效上难以愚民,却常常“愚官”,套用一句老话,叫做“领导落后于群众”。那种“中国人不配享受民主”之类的陈词滥调,今后还是少弹为妙!

将众人变成哑巴,自己也会又聋又瞎。欲愚天下者,天下之至愚也。

2007年8月17日 风雨读书楼

2007年8月20日 《南方都市报》(发表时有删节),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