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司马南的真正用心:借民主绝对化来否定民主普世价值观  

2008-09-30 09:38:08|  分类: 普世价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9月30日

博客谈普世价值之六

[转贴]司马南的真正用心:借民主绝对化来否定民主普世价值观

作者:鲁国平 2008-9-25 13:26:31 发表于:博客中国

最近网上围绕司马南和南方周末之间的“笔墨官司”闹得正酣,内容无非都剑指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敏感的民主问题,自从南方周末的一批评论员抛出了民主的普世价值观,一直以来就为那些主流媒体和主流评论家所质疑,甚至竭力的抵制,可是以西方民主为代表的现代民主价值观体系无疑是当前最具理想的民主政治体制,即使我国官方几代主要领导人也不忘力图在中国建立一个具备西方民主政治的理念和思想基础的国家,民主的普世价值观已经深入人心,包括现任国家领导人的一言一行中,不过为何最近还有一批如司马南这样的人借对西式民主的种种不满来攻击其民主的普世价值观?我百思不得其解,但随即又豁然开朗,按照我的理解,不仅司马南一个人有这种心态,其实他代表了一群害怕继续把中国与经济体制改革相比严重滞后的政治体制改革引向深入的人--既得利益集团的观点,说他是代言人并不为过,他们首先在民主普世价值观面前跳出来批判,正是想千方百计阻扰党和政府的下一步政治改革,最好回到以前的旧体制或者保持原状才乐在其中。

实际上,我看了司马南的几篇文章包括《不能让民主乱了性》和《过而不改,恶莫大焉—司马南致南方周末评论员的一封公开信》等,满篇无不打着维护党和政府以及人民的利益作为抵制西式民主的借口,很有文革遗风,诚然照搬照用西式民主是不对,中国有其自己的国情,但司马南先生恐怕连什么是西式民主和民主的基本含义都不知道便信口开河地向民主的普世价值观开炮,并且进一步义正词严地借泰国等国家实现西式民主的弊端来诋毁西式民主,就非常错误了,不能不让我等怀疑其别有用心。这里为了明辨是非,不得不引用几句司马南先生的原话来作为靶子:1,个中最为复杂的,莫过于错误的民主理念的传播,让人们误以为民主神圣,民主不会错,民主具有天然正义,民主占据道德高地,民主即是随心所欲,民主便是为所欲为,民主便是任意羞辱任何领导人,民主便是小孩子叛逆随意打滚,满地撒尿,胡乱吃东西,无止境的恶作剧,民主便是大街上“24小时不间断宣传反政府”,“唱一些反政府歌曲,骂总理是狗,副总理是猪”,民主便是用“包括《国际歌》以及邓丽君的《甜蜜蜜》”在内的曲调,加上最生猛的恶狠狠的词,反对和恶搞一切自己不喜欢的东西。2,不知笑蜀君是否接受下面的说法:今日之世界,有人非但掌控话语霸权(文化霸权),而且还雄握经济霸权、军事霸权。村口的大喇叭是他们家的,这叫话语霸权或文化霸权;村里村外好田好地好山好水他们家占着,集市交换规则由他们家制定,这叫经济霸权;长枪短炮他们家最多,想灭谁灭谁,逮着谁灭谁,这叫军事霸权。——咱们家里有几根老辈儿留下来的,打狗用的烧火棍,他指责咱家“军事不透明”;而他炸了咱的使馆,来咱家院子边上偷窥撞毁咱飞机,揪着银河号小船强行检查,咱自知惹不起,只好每每做忍气吞声状。——咱家穷,孩子太多养不活,人家骂上门来,指责咱家没人权;咱家人口多底子薄,人家动不动就说咱经济要崩溃,要“闹黄祸”,耸人听闻质问“谁来养活中国”。——咱刚刚经济上发展好了几年,经济总量超过了几个村里大户,人家又声言“中国威胁论”:无论世界上发生什么坏事,都是中国干的,谎话编得有鼻子有眼儿。——咱本来跟邻里关系还凑合,人家把咱邻居一个个争取过去,给枪给炮给面包编织反华包围圈,处处防着咱不说,还制造谣言陷我于不义。——咱们家兄弟妯娌因为历史原因闹别扭,人家这边跟咱说“关系正常化”,那边卖进攻性武器给咱兄弟,诡称是为稳定台海和平。——咱家那个穿紫袍子的老汉,历史上闹分裂武装叛乱,今日策动拉萨烧杀,捆绑奥运闹事。人家偏偏看上这个“政治和尚”,还用公关手段打造出“慈祥父亲”的商业形象,发给他一枚“诺贝尔和平奖”。——咱家出了个靠耍嘴皮子,卖弄|真|善|忍辞藻蒙人,恐吓患者有病不吃药的祸害,还有一批又一批“吏滑如油”的贪官携款外逃,人家都替咱把这人攒起来,且好吃好喝招待着,反过来说咱家“没有宗教自由”,咱家“人权状况恶化”。——咱家人祖祖辈辈老实本分勤恳干活儿,叫人家欺负急了,无奈也喊两声“怨啊”“为什么呀”,这次火把传递就是例子,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这下不得了了,西村乡邻一片斥责声,楞给我们本来被动的、反应式的、正当的爱国主义,妖魔化化成“民族主义”。——村里垃圾成堆,气味难闻,天气越来越热,大户人家受不了,开会签《东京议定书》,各家掏真金白银,村长家“人均能值用量”是世界平均7倍多,垃圾排放老大,但是,村长拒绝签字,反迫使我们穷大户为他们过去挥金如土的日子欠下的债买单。——好不容易,签了WTO,咱们按人家的规则做生意,大多做些低附加值的、吃苦受累的、高能耗费资源的、人家不稀罕干的活儿,二亿条裤子才换一架飞机,如是,财匮而令虐,所以失其民也。人家一会儿技术壁垒,一会儿反倾销,说敲打咱就敲打咱,想怎么敲打咱就怎么敲打咱。

由于司马南文字洋洋洒洒,大作例举太多,篇幅所限,我只能摘录以上其最具代表性的观点。我们先来看第一个,司马南先生认为不像人们所理解的那样民主很神圣,民主不会错,民主具有天然正义,民主占据道德高地,民主即是随心所欲,民主便是为所欲为,民主便是任意羞辱任何领导人,民主便是小孩子叛逆随意打滚,满地撒尿,胡乱吃东西,无止境的恶作剧,民主便是大街上“24小时不间断宣传反政府”,“唱一些反政府歌曲,骂总理是狗,副总理是猪”,而正是司马南的这些“误解”充分暴露其评论以及观点的浅薄无知,事实上,从来民主在中国人们心目中就没有这么“自由”过,“神圣”过,如果谁想把民主神话了,当作一种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宣传就是在戕害民主的本质,从而达到其不可告人的藉以否定民主的邪恶目的,司马南先生很聪明,但不是所有人都是糊涂人。在我的理解中,民主就是人民群众当家做主,也是宪法所赋予公民社会任何一个人的不可剥夺的政治权利,西方民主理念传入中国已经百年了,无数仁人志士和革命先驱以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之理想而奋斗,直到建立了新中国,其核心的民主价值观都来自于西方民主的理念,即普世价值观,“普世价值观,就是普遍通行于世界的人类价值观,含有最低级别的道德约束,也就是作为一个人的最基本的价值观。也许普世价值观包含很多内容,但最核心的就是自由。为了追寻自由,就必然需要理性、科学、民主、法制、包容等等。只有理性能稍稍纠正感性生活,科学精神能带来技术发展,民主能解决冲突,法制惩戒罪恶,包容带来多姿多彩的世界。”上面网友的话理解得很好,也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心声,我觉得一切西方民主所倡导的自由是有限制的,不是胡作非为,司马南所指出的任何一种行为不仅在西方社会还是中国社会都要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和惩罚,此外我承认民主社会未必那么尽善尽美,但肯定那是比任何冠冕堂皇的专制要强百倍,相反建立民主体制后必然要出现众口难调,吵吵嚷嚷甚至社会动乱的局面,不过把问题和矛盾摆到桌面总比藏着掖着要明智得多,专制社会的腐败在瞒和骗的舆论工具封锁下太平盛世不断,可难保不越来越严重,直到积重难返一命呜呼就是挥之不去的恶性循环,它的周期性的矛盾大爆发破坏了人类一切文明成果,使社会和人民始终处于原地踏步甚至倒退的周而复始之中,唯有民主才能够破解人类社会中的矛盾,使社会和谐发展,当然,以少数服从大多数为核心的西式民主并非就是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代名词,专制社会的统治者才喜欢一贯无比伟大正确,谁胆敢质疑谁就是大逆不道,可西方民主从来不敢标榜自己一贯的选择就是伟大正确,它执行的政策的唯一原则便是大众的以多胜少的选择,照顾社会大多数人的利益,所以必然少数人的利益它照顾不了,但民主社会的体制有其纠正错误的机制当问题严重到侵犯大多数人利益时就会被修正,社会必然处于螺旋式发展的局面。再之,把政治权力下放到每一个人手中尽管未必就是把真理带到了每一个人手里,有句古语:真理有时也会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千真万确,看看布鲁诺是怎样死就知道真理并不全部掌握在大众手里,反对亚里士多德——托勒密的地心说,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的布鲁诺坚持自己的学说,最后被宗教裁判所判为“异端”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烧死布鲁诺的无数人们一直视他的理论为异端邪说。可是民主与专制不同的是专制君主的错误总是劳动人民负担,而民主的错误是人民自己选择的,也是他们自己承担,两厢对比人们心甘情愿,就像年轻人谈恋爱一样,可能由于年轻有失误,家长要适当引导说服,并且陈述厉害关系,但一旦年轻人坚持己见,我们家长要尊重他们的选择,不是剥夺他们的自由选择权利,这就是民主和专制的区别,也是其魅力所在。借助民主缺点来大做文章的司马南可能没有想到自己貌似义正词严的捍卫国家,政府和人民利益露出了其害怕民主抵制民主以达到否定民主普世价值观的马脚!

再看司马南的第二个观点,民主国家的典范美国政府确实很霸道,欺负中国等国家很流氓甚至无耻,我也很愤怒,但司马南先生又错误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从来不能为保护弱者找到任何借口,民主制度也一样,落后就要挨打天经地义,关键是专制社会和民主社会中对待弱者和强者又有不同的区别,保证强者上线与弱者底线处于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和平共处很不错,富人开豪华汽车穷人则开一般的汽车,如果富人开直升飞机,而穷人都步行便有问题了,专制社会最高利益集团不劳而获或少劳多获的“轿子”都是靠劳动人民的“双脚双肩”支撑的,压得人家喘不过气来就更加不对了!这时,我们倒应该反躬自问:我们为什么落后?人家那么压迫我们我们为何不可以学习人家的民主体制强大自己,最终达到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目的?举个例子,一个以权谋私或走后门得到了不义之财以及名誉地位的人批评其他穷人没有本事,没干劲,我们可能不会服气,可是一个靠正道发家致富的人嘲笑其他穷人时,只要不过分,我们还是要理智承认差距的,甚至服气的,是用不着抱起炸药包和那位富豪同归于尽的,聪明的穷人们倒是应该以耻辱为动力破除毛病吸取经验比学赶帮超,从而最终超过那位不可一世的富豪,也就不会再受别人窝囊气了!否则死不改悔,拒不认错的只会愤怒和道德谴责的穷人注定改变不了被欺压欺凌的现状,甚至以后再被富豪侮辱甚至被欺负都是咎由自取,是值不得同情的!当然这仅仅是一个比喻,但任何强者的大度和施舍都是有限的,在没有一个世界性的法律约束每一个国家的下的环境下恳求强者不逞强凌弱是不现实的,痴心妄想的,唯一避免被欺负的道路就是取夷之长壮我江河,时不我待奋发图强,使我等实力强大到足以威慑对方不敢侵犯的地步,可气的是愚蠢的司马南先生觉得好像妖魔化一下强国便能够高枕无忧了,奉劝这位先生不要再进行精神胜利法的自慰了,躲在家里自大诋毁民主也不会使民主国家从此不再仗势欺人,从古至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和人能够在不要承担任何后果的情况下安安分分不去动弱国弱者一个指头的,你做不到我做不到大家都做不到,相信这也是人的“普世价值观”和“普世行为观”!我们别无选择!

要说司马南先生作为一位文化人信口开河发表以上可笑言论是媚上,我倒有些不相信,他不是官员,升官发财靠不上边,但以大放的厥词搞炒作倒是事实,并且他背靠强势利益集团胆敢逆时代潮流而动他无后顾之忧,没有任何危险,也应证了如上一段的人的“普世价值观”,连司马南先生都懂得恃强凌弱的优势与方便就不要妄论强国的民主不好了,我倒以为,中国最高当局的大政方针是对的,阻扰政治改革进一步深入的都是既得利益集团,令我等不齿的是司马南先生不是坚决站在党中央一边鸣锣开道,呼吁民众,呐喊助威,支持和鼓励国家领导人把改革推向前进,而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为了一己之私利,不惜反动宣传,大搞复古和保守思想的鼓噪,试图借民主的绝对化来否定民主的普世价值观,司马南你岂不怕遗臭万年吗?你遗臭万年是小事,你和你的既得利益集团将国家和民主带入深重灾难中可就是你的罪大恶极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