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6324398.good的博客

史祖森 高级工程师

 
 
 

日志

 
 

刘学伟:对中国应对当前国际金融危机的几点战略建议  

2008-12-01 22:0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12月1日

博客谈经济之二十九

刘学伟:对中国应对当前国际金融危机的几点战略建议

【该文章阅读量:819次】

自冷战结束,东欧集团和苏联瓦解,美国就取得了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自9.11以来,这个地位开始被削弱。但还远未到被任何一个潜在超强取代的地步。比如美国的DGP达13万亿美元,与欧盟的总和相当,等于中国的四倍。其军事、科技、文化实力无国能够挑战。其在经济、政治和国际外交方面的势力只是刚开始从顶峰衰颓。中国作为众所周知的候任超级大国除了在中低端产品竞争力和经济发展速度等少量先行指标以外,在几乎所有的方面都还不具备向美国叫板的实力。眼下这个机会来得太早,中国的唯一选择是充分利用这个机会,继续壮大自己,耐心等待将来更合适的时机的到来。

美国现在为世界提供的领导,的确相当差劲。但如果失去这个虽然不太称职的领导,世界必将陷入群龙无首的战国状态。中国现在还领导不了的地方太多。比如欧洲,比如俄国,比如中东。对非洲和拉美的影响力是在上升,但还远未压倒西方。对自己最亲近的东亚,中国也远未取得无有争议的领导地位。事实上,中国还根本没有一个类似西方大西洋联盟那样的有形的盟邦。与自己在人种和文化上最接近的大国,韩国和日本事实上还是对手美国的正式的盟邦。中国在谋取对世界的领导权之前,必需要做的功课还太多。在这些功课完成之前,还是让美国继续去领导世界更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

基于上述考虑,在当前这个危机势态中,中国不仅不可以落井下石,也不可以袖手旁观,总之是不可以让美国倒掉。因此在必要时,就得出手相助。现在最需要考量的就是,以何种方式相助,中国可以冒最小的风险,而得到最大的利益。我想温家宝说的:“一个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长期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就是对世界的最大贡献。 ”这话一点没错。美国欧洲已是风雨飘摇。其它各洲也是哀鸿遍野。若中国也乱了套,那世界上就没有一处清净了。遗憾的是,这个乱子来得太早。打个比方,中国现在的体重只有50公斤。欧美的体重各有200公斤。他们若都有要倒下的趋势,要让中国来把他们都撑住,那也真是一个太难完成的任务。好在局势还没有糟到那样的地步,西方首先还在自救。他们至今也还未正式向中国请求援助。中国现在应作的还是稳住自己,静观其变,做好几手准备,真正必要时审慎出手。

回想美国当年在一战、二战中的做法。第一阶段只是声援。第二阶段才是提供各类实际援助,赊销武器等帮助盟邦作战。到了最后,打得都差不多了,美军才亲自上阵。结果自然是,美国付出了最小的牺牲,而获取了最大的国家利益。中国这次也应当这样。如果西方自己处理得了,不用中国正式出手,那就放过这次机会。反正这次机会也来得过早,中国根本无法把它可能提供的利益都吞下去,还不如做个人情呢。

如果局势继续恶化,西方正式要求中国出面干预,中国就要好好讲价钱了。因为那个时候水就太浑,插足下去风险极大。没有足够回报,就还不如置身事外,独善其身。当然完全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但尽量少下水,自然也是减少损失的一种明显方略。

有一个狠招就是,拼着自己损兵八百,也要让对手折将三千。就是说,看着西方的金融气球破裂,而不相帮,甚至上去再戳几下。结果会是西方元气大伤,而中方元气中伤。双方事后的距离就会缩小很多。比如GDP的差距在短短以两年内,就可能从四比一变成二比一,如果美元币值贬掉一半的话。特别声明这只是一个理论假设,并不主张真正实施,因为那样遭受痛苦的人就会太多了。要想快速强国,也不必到那个份上。

稳妥一点的方针就是帮一些了,但要非常技巧,才能免除太大的风险。看见一位专家出的主意如下:必要时,中国动用主权基金大规模回购美方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的资产,回购中国国资大企业在西方股市上市的资产。如果善意(就是双方都愿意)收购不成,也不妨恶意(就是对方不愿意而强行)收购。这样买回的是中国自己的资产(或在中国土地上的外国资产),风险就会小得太多。而那流动性,就是可以随时动用的现金流也会回到美国去,然后他们爱望哪个坑里填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如果欧洲需要,也可以照此办理。当然这些西方拥有的中国股份也没有必要全部买回来。为了学习,我们也需要西方的参与呢。为了积累经验,也可以去购买一些,比如大摩和高盛,通用和福特的股份,或不要太多的美国国债卷。总之回购中国公司股份似乎真是一个高明的主意,可以大大地减小为西方提供流动性的风险。当然如果要想要有一天领导世界金融,美国华尔街,伦敦西区那些龙潭虎穴也都是必须去的。那就留着等下一个机会吧。现在自己羽翼未丰,不必去冒太大的为人作嫁的风险。

这次金融乱局,还有很多理论意义,需要慢慢地去总结。因现在势态正在瞬息万变中,全面总结当然为时太早。但已经可以说一些了。比如说,西方尤其是英美模式的西方一直奉为至高无上的经典哲学—经济自由主义(自由放任,一切拜托看不见的手就是市场,最好的政府就是管得最少的政府)这回可是跌了大份。以致有人评论是“资本主义在救中国,而社会主义在救美国。” 那些虚拟的金融游戏实在是玩得太夸张了。有人估算,美国的GDP中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都是这种气泡。如果都放掉,美国就会现原形了。以后这种气泡(金融衍生工具)只怕也是卖不出去的了。从此以后,世界就会真实许多。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买卖交换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可以吃、穿、用的实际的东西,而不是那些随时都可能化为乌有的肥皂泡吧。

这次金融危机还让我产生的一个重大困惑是对西方社会欧陆模式和英美模式之优劣比较。我一直认为欧陆国家高税收高福利的制度是他们景气低迷的根本原因。而英美未陷入这个魔障所以有更高的经济活力。这次金融危机说明没有高福利负担的英美也一样逃不出衰颓的宿命。似乎更根本的原因在于双方共通的赤字财政,即寅吃卯粮。还有就是耽于享乐,失去勤劳本性。西方意识形态的又一个核心的民主制度,对这次金融乱局似乎并不需要负什么直接的责任。但这个西方先哲设计了无数遍,运行了几百年,全世界都在仿效的,以人民主权,重重防范为核心的制度,没有防范得了那少数金融精英的胡作非为,无论怎么讲,似乎也算不上成就一件吧。反过来,西方发达国家以外,似乎任何国家也没有发展出类似的疯狂的金融骗局,坑骗了全世界,最后还是把自己也坑进去。西方人的道德形象如果讲还没有全部破产,至少也是垮掉了相当大一部分吧。一些迷信西式民主的国人坚信陈水扁的暴露是民主的胜利,泰国的动乱也是民主的光荣,他们也坚信西方会很快克服眼下的金融乱局,重新赢回对世界的控制。我当然也知道西方绝对不会现在就垮掉,这个金融危机他们度得过。但在以后的世界里,他们的话语权只怕就要少掉好些了。民主宪政当然是好东西,但这次金融风暴也暴露了它的严重的不完善性。反倒是中国和许多其它不甚民主的国家,得以顺利地逃过这个源自西方的劫难。你要他们全盘西化,他们能不犹豫吗?我还是那句老话,要想办法综合,取人之长补己之短,而自己的长处则要保留并改善,逐步创立起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现代国家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